無線徐州客戶端
掃一掃 下載

可口可樂也打算收塑料垃圾?餐飲業扎堆用紙餐具 減塑效果真的好嗎

來源:無線徐州2019-06-27

在減塑這件事上,這些“大戶”盡責了嗎?

有數據顯示,在全球范圍內,每1分鐘就有超過100萬個塑料瓶和950多萬個塑料袋被使用。而這些塑料包裝物大多是“短命鬼”,用它們包裝的商品一旦被消費掉,便難逃被丟棄的下場,這也是造成塑料垃圾激增的主要原因。

塑料垃圾困局的背后,固然有快消文化在作祟,以及消費者自身環保意識缺乏的原因,但塑料制品的產生或消耗大戶也難辭其咎。我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十三五”規劃綱要提出,要“實行生產者責任延伸制度”。在減塑這件事上,這些“大戶”盡責了嗎?

智能回收機:恢復“飲料押金”?

去年,天津夏季達沃斯論壇的會場里,出現了一款由可口可樂公司研發的概念設備,兼具飲料售賣和包裝回收功能。這臺名叫“左右未來”的設備有兩只“眼睛”——“左眼”可取出購買的飲料,“右眼”可投放空瓶。

概念機“左右未來”亮相達沃斯論壇

概念機“左右未來”亮相達沃斯論壇

可口可樂中國相關人士透露,這種設備最快有望今年下半年在上海推出。屆時,消費者投放空瓶后可獲得積分、信用等獎勵,用來兌換飲料、再生資源制作的環保產品。

據介紹,這種設備能縮短廢舊飲料瓶罐的回收鏈條,讓它們更快進入末端處置環節。這戳中了可回收物回收速度相對較慢的“痛點”,由于可回收物產量有限、收運單位出于運輸成本的考量,不少社區的可回收物清運間隔較長。而且可回收物桶里收集的可回收物種類繁多,還要按小類作進一步的細分,才能分門別類、有的放矢地變廢為寶。這些環節拖慢了可回收物“重生”的進度。

“如果這類設備能夠成功推廣,還會引發一波回憶。”一位居住在老城廂的居民告訴記者,二三十年前,上海買啤酒、黃酒等飲料時,有押金制度,把喝完的空瓶拿回店里,可收回押金。之后,飲料生產企業會到門店收空瓶,清洗消毒后重新灌裝飲料。如果將來有飲料生產企業推出“銷售+回收”一體式的智能設備,那將是押金制度的“現代版”,只不過現在的“押金”變成了更時髦的積分、信用等形式,這將吸引更多年輕人參與到垃圾分類中來。

在德國,大多數塑料瓶和易拉罐飲料都有“押金”,這是德國政府出臺的強制回收這種垃圾的一個方法。按照瓶子材質的不同,從幾歐分到幾十歐分不等。一般超市都可以回收,有專門的回收機器。如果覺得比較麻煩,放到地鐵或者垃圾桶邊,會有專門以此為生的流浪者收集

在德國,大多數塑料瓶和易拉罐飲料都有“押金”,這是德國政府出臺的強制回收這種垃圾的一個方法。按照瓶子材質的不同,從幾歐分到幾十歐分不等。一般超市都可以回收,有專門的回收機器。如果覺得比較麻煩,放到地鐵或者垃圾桶邊,會有專門以此為生的流浪者收集

不過,也有業內人士懷疑,飲料生產廠商參與塑料瓶回收的熱情能維持多久。業內人士預計,借助品牌影響力,這種設備很受歡迎,但單臺設備容納廢舊塑料瓶的空間有限,很快就滿了,收運單位將不得不頻繁前去清空,這樣的清運效率低下,成本巨大,恐怕難以為繼。相比之下,社區的可回收物雖然清運間隔較長,但收運單位單次收運的效率高,收運成本相對可控,更能持久。

此外,上述設備可回收的垃圾種類相對有限,主要是塑料瓶和金屬罐,這樣的好處是減少了后期按小類分揀的麻煩,但缺點是應用范圍不廣,尤其是難進社區——不少社區場地條件有限,如果只放得下一臺專收塑料瓶和金屬罐的設備,那么其他可回收物便“無家可歸”,社區更需要的是什么可回收物都能“吃”的“藍桶”(可回收物桶)。

用紙代替塑料:喜憂參半

用智能設備縮短塑料飲料瓶的回收鏈條,的確能加速塑料垃圾的循環利用,但并不能大幅減少塑料垃圾的產生。為此,不少塑料制品的產生或消耗大戶把目光投向了材料替代領域,目前最流行的做法是用紙來代替塑料。

去年6月,上海外賣訂餐業試點采用淋膜紙餐盒來替代塑料餐盒,餓了么等平臺采購了100萬個淋膜紙餐盒,贈送給首批試點的商戶,鼓勵他們接受“用紙代替塑料”的做法。

星巴克在去年宣布,其全球店面將在2020年前全面淘汰一次性塑料吸管,取而代之的是用紙質、可堆肥塑料等為原料,或使用可回收材料制造的吸管,又或者使用不需要吸管的吸口杯蓋。據估算,這樣做將每年少用10億根塑料吸管。

綠色的星巴克吸管漸漸銷聲匿跡

綠色的星巴克吸管漸漸銷聲匿跡

麥當勞從2007年開始,將塑料外賣袋改為紙質外賣袋,截至2017年,已經少用了超過20億只塑料袋。

然而記者跟蹤調查發現,“用紙代替塑料”的嘗試雖然值得鼓勵,但在實際推廣過程中,還有幾方面的缺陷。

首先是成本高。以紙質餐盒為例,據測算,相似規格的一次性淋膜紙餐盒,批發單價比塑料餐盒貴了0.1元至0.3元。假設一家外賣平臺在線商戶一天使用200個餐具,一年在“用紙代替塑料”上的花費就多出7000元,甚至超出2萬元。許多“精打細算”的商戶沒有動力用淋膜紙餐盒。

其次是實用性差。無論是紙盒還是紙吸管,許多消費者覺得沒有塑料的好用。比如紙盒,“款式”單一,且在防止油膩析出、湯汁溢出和外界沖擊上的效果,也不及塑料盒。

第三是沒有強制規定。上海多個部門聯手推出的外賣餐具團體標準并非強制標準,餐飲單位如果沒有承諾采用該標準,那么該標準就沒有約束力,不必“用紙代替塑料”。而紙質吸管也是一樣的道理,除了星巴克等企業自己承諾要用,其他餐飲單位應者寥寥。

最后是環保效應尚不明顯。有環保專家指出,“用紙代替塑料”,塑料垃圾是減少了,但大量被食品污染過的紙盒、紙吸管等垃圾卻增加了,它們中的絕大多數只能當成干垃圾進行焚燒,從末端處置的角度而言,環保效應似乎還不如一些可循環利用的塑料餐具。一些被污染的塑料餐具還有可能清洗并循環利用,可紙盒卻很難做到。

符合團體標準要求的外賣餐盒、送餐袋,上面印有專用產品標志,“SWM”代表“上海外賣”

符合團體標準要求的外賣餐盒、送餐袋,上面印有專用產品標志,“SWM”代表“上海外賣”

信息披露:讓“大戶”不袖手旁觀

雖然成效有待驗證,但一些已經在減塑上付諸行動的企業,應當給予肯定。但同時,大多數塑料制品的產生或消耗大戶依舊袖手旁觀。

“這些企業過去多年的爆發式發展,離不開對塑料制品的依賴,是建立在給城市運行和環境生態增加壓力的基礎上,其所引發的負面成本卻由公眾替他們承擔,是時候探討如何讓他們補上社會責任這門課了。”復旦大學環境科學與工程系教授戴星翼表示,塑料制品的產生或消耗大戶,應當對塑料制品的全生命周期負責,這個周期包括塑料制品的回收利用,也就是要貫徹落實“生產者責任延伸制度”。

參照最早發起這項制度的德國,該國的電視機生產廠家,在建立一條生產線的同時,還要建立另一條生產線,負責回收物的拆解再利用,又稱“靜脈生產線”。回收的產品,拆解后根據情況不同,會有不同的處理方式。

本世紀初,德國垃圾回收利用率就已領先歐洲

本世紀初,德國垃圾回收利用率就已領先歐洲

然而在我國,塑料制品的產生或消耗大戶,到底做到什么程度,才算“盡責”,尚無清晰界定。同濟大學固體廢物處理與資源化研究所所長何品晶接受記者采訪時建議,對塑料制品的產生或消耗大戶實行信息披露制度,讓他們定期公開一段時間內產生、消耗的塑料制品數量,以及這些塑料制品的供應商、原材料以及品質、安全、對環境影響等方面的評估報告,讓全社會都知道他們在資源消耗、垃圾增量、環境污染等方面的“貢獻”,通過社會輿論倒逼企業主動采取措施,在源頭減量、健康消費習慣引導等方面拿出實際動作。

具體怎么做?以外賣平臺為例,可以和政府部門合作設立專門的外賣餐具回收平臺,并承擔一定的運維成本;又比如,設立價格協調機制,對使用非一次性餐具的商戶和消費者給予鼓勵等。

今年5月8日,澳航宣布當天從悉尼到阿德萊德的航班上產生的所有垃圾都會被回收再利用。該航班采用可降解材料制成的替代品,包括以甘蔗為原料制成的食品容器和以植物淀粉為原料制成的一次性餐具,所有垃圾最后都將由專業公司回收處理

今年5月8日,澳航宣布當天從悉尼到阿德萊德的航班上產生的所有垃圾都會被回收再利用。該航班采用可降解材料制成的替代品,包括以甘蔗為原料制成的食品容器和以植物淀粉為原料制成的一次性餐具,所有垃圾最后都將由專業公司回收處理

其實,在我國《環保法》中,已有類似的信息披露要求,重點排污單位應當如實向社會公開其主要污染物的名稱、排放方式、排放濃度和總量、超標排放情況,以及防治污染設施的建設和運行情況,接受社會監督。專家表示,在某種程度上,外賣平臺等塑料制品的產生或消耗大戶也可視作“重點排污單位”,信息披露是他們應盡的責任。

美國曾立法強制要求使用化學品的相關企業進行信息披露,細化到其生產加工過程中具體使用的有害有毒化學物質的種類和用量。此舉產生了強大的約束作用,許多企業因為擔心“配方”公布后失去消費者,只得采用更安全、環保的原料和工藝。

來源:交匯點新聞

作者:李娜

版權聲明:淮海網原創文章,歡迎轉載或者報道,但請注明出處

分享到:
  • 感動 0%
  • 路過 0%
  • 高興 0%
  • 難過 0%
  • 憤怒 0%
  • 無聊 0%
  • 同情 0%
  • 搞笑 0%

相關閱讀

查看河北福彩排列五